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古希腊战场上的重装步兵
2019-07-20 10:34 作者:白孟宸 来源:中国经营网

一名全副武装的古希腊重装步兵简直就是青铜时代的“钢铁侠”,他全身上下都由金属或皮革包裹得严严实实。

希波战争是古希腊重装步兵最风光的时期,当时重装步兵的防护装备包括头盔、胸甲、臂甲、护胫和围在腰间的皮甲裙等,同时,重装步兵还要携带一枝长矛、一面圆盾、一柄金属剑,不少人还会再揣上一柄匕首。这身行头的价格实际上相当昂贵。

盾牌是重装步兵最重要的装备,这是一种复合盾牌,与荷马史诗中描述的8字形牛皮盾相比,防御力更强。与同时期波斯等采用的木条盾相比,hoplon/aspis盾牌面积稍小,但因为采用两点式固定,除握把外,再用系带绑在手肘处,避免盾牌在遭遇箭矢或枪矛攻击时来回摇晃。由于盾牌对重装步兵而言是最具象征意义的装备,希腊人认为盔甲是单纯利己之物,而盾牌则象征对战友乃至城邦的义务,因此诸如斯巴达人便规定,在战场上丢盔弃甲可以不受惩处,但如果丢失盾牌,则必须要遭到军法审判。

与盾牌相比,重装步兵的盔甲制作更为复杂一些。早期重装步兵采用标准的科林斯头盔,这种头盔由一整块金属锻造而成,除五官外几乎是密不透风,士兵通常在科林斯头盔内再带上毛毡衬帽。但实际上科林斯头盔并不适应重装步兵的密集方阵,戴上头盔后士兵几乎与外界隔绝,听不到各种鼓号口令,可能直接影响队列的整齐性。

重装步兵的金属胸甲是名副其实的“金钟罩”,希腊人将其称为“钟式盔甲”。这种胸甲同样采用钣金方式制造,重量达到32千克左右。由于生产难度较大,现实中60%以上的重装步兵根本买不起“金钟罩”,只能装备皮革和编织物制作的胸甲。但现代研究者发现,“钟式盔甲”采用钣金工艺,使其比较适合防御来袭的箭矢以及钝器的攻击,对于枪矛直刺防御效果有限。而且,与后世全身或半身盔甲相比,希腊重装步兵的盔甲对部件结合部的防御不够重视,但考虑到同时期轻步兵“赤身裸体”的防护水平,金属胸甲、护胫和臂甲实在显得太奢侈了。

与由盾牌和全套盔甲组成的坚强防御相比,希腊重装步兵的进攻手段显得比较单调。被后世视为重装步兵灵魂之一的方阵这个词最初是用来形容复数军队的,直至罗马时代阿里安等人仍在这么使用。方阵直到公元前7世纪才由阿尔戈斯人推广到古希腊世界。

同时公民志愿兵制和氏族部落遗留的单挑传统,使得重装步兵习惯选择一枝长度在两米左右的木质长矛作为主要武器,其柳叶形的铁质矛头可以刺穿对手的胸甲。在矛尾部装有被称为“蜥首”的三角形青铜墩。青铜墩比铁墩更耐锈蚀,重装步兵在列成横排时会将墩插入土地,让矛身向前倾斜,形成具有极强威慑性的枪林。在走过倒在地上的敌方伤兵时,有经验的重装步兵会用矛尾青铜墩来刺戳敌方身体,以绝后患。

但矛尾青铜墩限制了密集方阵中的重装步兵,当士兵平端长矛向前刺杀,这也是我们通常认为重装步兵最主要的攻击方式,每一次刺杀时矛尾青铜墩都会威胁身后士兵的安全。因此密集方阵在作战时,第二排士兵会与第一排士兵保持约1.4米的距离。另一种将长矛单手举过头顶向下刺杀的动作同样来自密集方阵出现前的“英雄时代”,这种动作虽然避免矛尾青铜墩威胁身后的士兵,但却要求每排士兵与身边的战友保持相当距离,也限制了士兵矛枪的长度增加。在马其顿新式重装步兵方阵出现前,古希腊重装步兵手中的长矛从未超过2.8米。

重装步兵手中的另一种武器是剑。希腊人普遍装备两款剑,直剑和重量更大的柯比斯弯剑。前者的长度通常在60厘米以下,前期为青铜质地,后期改为铁质。而柯比斯弯剑脱胎于古埃及的战镰,剑身更重,长度可以达到65~70厘米。

在古希腊世界,虽然通常认为重装步兵是由自耕农阶层构成,但我们会发现,一套总价值超过50德拉克马的重装步兵装备相当于熟练工匠两个月的薪水,因此真正的平民重装步兵只能装备比金属胸甲低一等级的“亚麻盔甲”。事实上,到了马其顿崛起时,重装步兵已经全面推广亚麻盔甲。

即便如此,仍然有大批公民没有财力购入重装步兵的全套装备,他们选择轻装备并使用投射武器,这就是在古希腊世界战史上著名的平民“轻盾队”。轻盾队凭借自己的高度机动性,很快把战争变成对贵族重装步兵的单方面屠杀。甚至连久负盛名的斯巴达重装步兵都在战场上陷入追不上轻盾队的尴尬境地。这导致罗马文明干脆将全体贵族和平民混编为相同兵种的投射重步兵。

平民阶层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和创造力,促使贵族阶层被迫接纳部分平民军人成为将领,以更好地指挥平民部队。贵族阶层还通过操纵政权鼓励平民参军和从事军事训练来增强本国军队的整体战斗力。

希腊重装步兵想要维持整齐的方阵,需要经历痛苦而漫长的训练。在这种背景下,希腊世界的军事制度开始由动员军制变为国家常备军制。这个过程中军队的核心仍然是贵族,主力则由贵族变为了平民。

但即便经过训练,大部分希腊城邦的重装步兵方阵在战场上唯一能做的就是前进或者后退,区别不过是其中一些懂得排出整齐的密集阵型而另一群人就像赶鸭子上架。

阿彻·琼斯在《西方战争艺术》中如此评论这种一根筋的早期方阵“纵深密集的队形实际上没有机动能力,只能前进或者后退。早期的重型步兵方阵没有细分,因此只能实施简单的运动,比如,允许位于翼侧的人根据命令面向不同的方向。这种协同缺陷是由队形的性质以及民兵是业余战士的特点所决定的。要对方阵细分并进行战斗中有用的训练,就需要编组,以便在下级军官领导下经常一起训练。但是希腊公民兵缺乏这种实践”。

在早期步兵上面,高级奴隶主们既没有时间精力费心教导底层平民们复杂的阵型机动,又害怕拥有了自己指挥和机动作战能力的平民们会把学到的这一套用在对付看似强大的骑兵和车兵上,因此贵族们宁愿让独立步兵处于一种战斗力有限的困境,也不愿通过教习复杂机动来提升密集方阵的作战能力。

但是,随着战争的进行,重装步兵们发现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强大和狡猾了,指望依靠几个密集方阵在战场上一条道走齐步,车兵集群侧翼机动射几箭就打赢一场战斗的“幸福时光”一去不复返了。因此,希腊战场上战斗的胜负决定于哪方的步兵首先崩溃,公民们此时已经将参与只有贵族或者说奴隶主阶级上层受益的对外征战视作一种被迫服的苦役,这种不甘心、不情愿,再加上长期服役导致农田荒芜、自家破产,重装步兵在战场上越来越被动、越来越消极怠工,逃跑的技术倒是越来越娴熟了。

针对这种奴隶主阶级中一部分人越来越讨厌参战的内部分化和矛盾,世界各种文明都最终使用常备军制来代替民军制。古希腊世界选择密集方阵中引入了全职业的雇佣兵,这些人经验丰富,在战斗中积极主动,如色诺芬《长征记》中的雇佣兵团,远涉重洋,最终破关斩将、历尽波折总算是打回老家,马其顿则依靠改良的长枪密集方阵配合完善的多兵种军队打遍欧亚无敌手。当然后来罗马人在改造伊特鲁利亚式军制的过程中逐渐建立了职业士兵的军团——大队体制,其更为稀松灵活的阵型在战斗中屡次击败了希腊密集长枪方阵,将方阵和重装步兵们暂时打出了西方战争舞台。

本文授权转载自《国家人文历史》杂志2019年第12期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