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生死秦始皇》后记
2019-06-15 10:12 作者:辛德勇 来源:中国经营报

辛德勇

这是一部没有想到过要写、同时也可以说没有彻底写完的书稿。

说没有想到过要写,是因为在动笔之前,从来也没有想过像这样集中研究有关秦始皇和秦朝的政治、文化史事。

我走入史学界,从事相关研究,本来的专业,是历史学大世界中一门很小很偏的学科——中国历史地理学。后来虽然逸出于这门学科之外,陆续做了一些历史文献学、科学史(包括印刷史、地理学史、地图学史以及天文学史等)和政治史、文化史等方面的研究工作,原因也与时下那些迫切希望跻身于学术领地中心的学人有很大不同,这只是我向学之心不断自然延展的结果,没有什么刻意的追求。

动笔写这本《生死秦始皇》,原因也是如此。近几十年来,随着大量简牍文书的出土发现,很多人期望赖此重新梳理秦朝的历史。西汉竹书《赵正书》和湖南益阳兔子山秦二世诏书发现之后,这种期望,愈加高涨。但我与所谓“学术界”并没有什么关系,当然也不会关注“学术界”的什么风潮。我至是按照自己的兴趣,随心所欲地读书写文章。

去年夏天,天很热,就像今年春天的寒冷一样异常。因为天热得受不了,看不下去书,便在7月初某一天的上午,去海淀中国书店闲逛。无意间,看到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叄)》,随手买了一部,里面就包含有《赵正书》。就像日本人喜欢看鬼片消暑一样,我想这2000多年前古墓坑里挖出来的“鬼书”或许也能煞煞夏日的酷热。

买回书来翻看了一个下午,暑热难耐的感觉确实没有了。原因倒不是秦始皇还能吓人,而是翻着翻着就想到一些问题,觉得可以探讨一下。这完全是一时兴之所至,好奇心使之而然。当时初步设想,或许可以用“我读《赵正书》”作总题,分十个左右的专题,写一组文章,阐述一下我对秦始皇和秦朝相关问题的看法。

紧接着,下一个星期就去上海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给这个研究所的暑期班做场讲座。于是借机约见《澎湃新闻》的记者于淑娟女士,想请她帮助刊发拟议中的文稿。此前于淑娟女士帮我发过研究《燕然山铭》的一组稿子,这次也爽快应允,将一如前例,帮助刊布。

这样,很快我就写出了相当于序篇的《开篇的话》,在《澎湃新闻》刊发后又贴到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中华书局的俞国林先生,看到拙文后当即决定,要汇集这组文稿,帮我出本小书。于是,就有了大家看到的这本《生死秦始皇》。

从去年7月初偶然想到要写这些文稿,至7月18日写出《开篇的话》,今年3月7日写出了印在这里的最后一篇稿子,前后持续将近8个月时间。虽然这中间还写了不少其他方面的文字,脑子有所调节,但我实在耐不住持续高强度地关注同一题目,实在觉得有些累,想停下来歇歇。可原定的十二个题目,仅仅写出前五个(加上《开篇的话》共写成了六篇)——写还是不写,这成了个问题。正当我进退维谷之际,本书的责任编辑孟庆媛女士,建议我先出版已经写出的这几篇,后面的部分,接下来再出续编。这就把我从窘境中解脱出来,先把这些没有像最初设想的那样完成的书稿呈送到各位读者的面前。

不过请各位读者放心,原来设定的各个题目,都是独立成篇的,那些想写没写的内容,并不会影响已经写出的这部分文稿;而且比较而言,已经写出的这部分文稿,不管是对秦始皇的研究来说,还是对秦朝其他历史问题的研究来说,都比那些尚未着笔的内容要更重要一些,更基础一些,因而也更具有普遍性意义。

如上所述,动笔撰写这部书稿,是缘于我阅读《赵正书》后一时的感想,但我对问题的论证,却投入很大精力,力求做得更深更广,不仅不囿于与《赵正书》的直接联系,更想在秦朝兴亡的大背景下,探究史上一些重大而又疑难的问题。众所周知,秦始皇是秦朝兴亡史上位居魁首的核心人物,是他创建了大秦帝国,其生其死,与秦兴秦亡密迩相关。所以,当把书稿交付中华书局的时候,我就把书名定作《生死秦始皇》。这比较生动,也比较形象,希望能够给读者留下较深的印象。

在这本小书中,我由《赵正书》所提供的线索和时下的一般看法入手,尝试对一些秦朝历史上的重要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为帮助各位读者更好地理解我的学术观点,我想对自己的研究方式和表述形式,简单说明如下。

第一,我受学于史念海先生和黄永年先生,他们教授我的治学方法,是“化腐朽为神奇”,亦即重视传世基本史籍,在传世基本史籍所提供的历史大背景下充分利用包括出土文献在内的各类史料。这一观念,贯穿全书,开篇即见,不一定每个人都能认同,但大家很容易理解。

第二,在这本小书中,我努力尝试在较大较广的政治背景和相关文化背景下,多方考辨分析,去解决一些重大疑难的问题。其实这也是多年来我在治学中的一贯追求。在清代历史学者中,我最钦敬钱大昕先生。按照我的理解,钱大昕先生治学的最大特点,就是在充分掌握普遍性、规律性状况的前提下,致力于阐明那些个别的关键性问题,特别是历代学者反覆探讨却仍然纠缠不清的特别疑难的问题。现在的学者中,很多人对钱大昕先生的学术,已不能正确理解,对于像我这样的追求,或许很不以为然。我只希望阅读拙作的人们,对此能够有所了解。

第三,本书在表述形式上,力求把研究过程中运用的一般性背景知识和我本人得出的学术见解融为一体,将其同时呈送给各位读者;同时,文字尽量生动灵活一些,尽量摆脱八股式的“学术”腔调。此前众多读者对《海昏侯刘贺》等书的接受,给我以很大的启发和鼓励。这让我认识到社会上很多非专业人士对历史文化的热切喜爱和强烈需求。这促使我这两年一直在认真思考如何让学术回归社会公众的问题,并愿意为此做出积极的努力。这本小书的表述形式,就是基于这样的思考。由于学力和文字能力所限,现在做得还很不理想,但我愿意继续坚持下去。

至于接下来我是不是继续去写那些还没有来得及写出的题目,我想应该会的。过一段时间,我会努力再写下去。如果一切顺利,将来再给这部《生死秦始皇》出版续篇或增订本。

2019年5月20日晚记

本文作者为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专长历史地理学与古籍文献,近期著有《再造汉武帝》《海昏侯刘贺》等著作。本文为作者即将出版新作《生死秦始皇》之后记,由作者独家授权本报副刊发布。

*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营网” 或“来源:中国经营报-中国经营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营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10-88890046 邮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