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营报,让经营离您更近!
20181221期

商界围棋第一高手刘立荣沉浮录

曾是国产手机销量一哥,却落得个濒临破产的结局,金立及刘立荣从天堂落至地狱的这些年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导语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曾是国产手机销量一哥,却落得个濒临破产的结局,金立及刘立荣从天堂落至地狱的这些年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本文综合自深响、百略网、砍柴网等。

曾在 2008 年成为国产手机销量一哥,2017 年全年营收 300 多亿,现金余额仍超过 10 亿的金立,至此落得个濒临破产的结局,不禁让人唏嘘不已,如此迅速的坠落也总让人觉得有些突然。而在金立及刘立荣从天堂落至地狱的这些年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顺风顺水前半生

1994年,22岁的刘立荣从中南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天津市有色金属研究所。这在当时算是个体质内铁饭碗,一个月500元的工资羡煞旁人。

但刘立荣只干了一年就瞒着父母跑到了去了广东闯荡。后来他回忆说:之所以走的那么决然,是因为听同事说,当时新上任的50多岁的所长,是历任所长中最年轻的一个。当时刘立荣想的是:干得再好竟然也就50岁当个所长,他不甘心。

由于学历不错,刘立荣很快获得了当时世界做拉链最大的一家日本公司YKK的一个基层管理干部职位,3000元的月薪,是研究所的六倍。

但是当时日资企业非常迂腐,公司内部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公司高层只能是日本人,中层则全是香港人,大陆人最多只能做基层管理者。刘立荣这次待了半年就离开了,他的下一站,是中国电子科技的传奇企业:小霸王。

当时,小霸王崛起的最大功臣段永平刚刚出走。

那又是一段更为传奇的故事,段永平利用90年代中国大陆求而不得电脑热,研发出“学习机”。仅仅增加一个计算机键盘和一个电脑学习卡,把这些东西和原来的小霸王游戏机连接起来,通过电视机做显示屏,就组成了一套电脑学习系统,一台学习机只卖二三百元。

一手好牌被自己打烂

然而,在金立国内市场风生水起、海外插旗的时候,危机也悄然降临了。

一个危机是山寨机的威胁,另一个则是由苹果iPhone引发的中国手机“启蒙运动”。根据《中国手机往事》的报道,2006年年底,魅族召开年会,黄章表示魅族决定转型做手机;2009年开始,雷军也着了手机的迷,四处向人“科普”智能手机。

手机江湖,暗流涌动。

功能机已经进入衰退期,分销商的渠道关系也不能为金立保驾护航。手机市场一夜间风云突变。“中华酷联”靠着运营商渠道迅速崛起,OPPO/vivo忍痛砍掉价值数亿的库存,全面转型智能机。

在这一轮大潮里,小米通过「发烧」、高性价比的互联网模式,仅用两年时间就成功跻身中国手机前三;OV 则通过对小鲜肉流量明星的营销以及快充、拍照等等鲜明品牌特色牢牢地抓住了年轻人的喜好;华为则一直深耕技术,在成为众多国人心中国产手机代表的同时,也大举进军海外市场,成为了世界手机出货量第二的品牌。

环顾四周,当金立幡然醒悟时,时间已经来到了 2011 年 11 月,然而金立对自家智能手机发展方向上的把握却又总是飘忽不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往期回顾